首页 调查 > 正文

27个省会城市经济实力比拼:郑州排第六

近日,《第一财经》发表重磅文章

“27个省会城市经济实力比拼”

通过对GDP、人均收入、进出口等多个指标进行梳理

2019年,省会城市GDP总量前十名分别是

广州、成都、武汉、杭州、南京、郑州、长沙、济南、合肥和福州

其中前七名均超过万亿元大关

郑州在多个重要指标中成绩突出

已成为内陆地区对外开放的新高地

城镇化是当前我国经济发展的重要动力,省会(包括自治区首府)城市作为所在省域的政治、经济、文化、教育、医疗、交通等各个领域的中心,也是城镇化过程中,人口流入的主要方向。

郑州GDP总量位列第六

当前,GDP总量仍是衡量一座城市综合实力和城市影响力的一个重要指标。数据显示,2019年,省会城市GDP总量前十名分别是广州、成都、武汉、杭州、南京、 郑州、 长沙、济南、合肥和福州,其中前七名均超过万亿元大关。

广州作为第一经济大省广东的省会,也是四大一线城市之一,尽管目前经济总量面临被重庆赶超退至全国第五的局面,但在省会城市中,广州的领先优势仍十分明显。去年广州实现GDP2.36万亿,领先第二名成都6616亿元。

郑州人均GDP超10万元大关

从人均GDP来看,在26个省会城市中(西宁数据暂无)共有23个城市超过了70892元的全国平均水平,说明省会城市整体经济发展水平较高。有11个城市人均GDP超过10万元大关,分别是南京、广州、杭州、武汉、长沙、福州、合肥、郑州、济南、成都和南昌, 主要来自东部沿海发达地区。其中,南京以165681元超过广州,位居榜首。

丁友明 摄影

那些城市综合实力更强

外贸进出口数据是反映城市经济外向度的重要指标。数据显示, 有10个省会城市2019年外贸进出口总额超过了2000亿元,分别是广州、成都、杭州、南京、郑州、西安、福州、武汉、合肥和长沙。 这些城市均为GDP万亿城市或者准万亿城市。

其中,有5个城市外贸进出口超过4000亿元,领头羊广州已经接近万亿。位居第二的是来自西部的成都,达到了5822亿元。成都2019年统计公报显示,全面贯彻落实“四向拓展、全域开放”战略部署,高水平打造国际门户枢纽城市。开通国际(地区)航线126条,其中定期直飞航线73条,新开通15条,航线规模位列全国第四,中西部第一。

不止是成都,郑州、武汉、西安、合肥、长沙这几个中西部的强省会目前都已经逐渐成为内陆地区对外开放的新高地。丁长发对记者分析,东部的土地、劳动力等综合成本已经较高,很多沿海产业加速向中西部城市转移。包括成都、郑州等中西部强省会是交通枢纽、区域中心,吸引了大量外向型企业和大型外企布局。

金融机构各项存款余额或者叫“资金总量”, 是一个地区或者城市经济运行的结果,是经济活力的体现。 数据显示, 到2019年底,有8个省会的资金总量超过了2万亿元,分别是广州、杭州、成都、南京、武汉、郑州、西安和长沙。 这些城市也主要是GDP万亿俱乐部城市。其中,广州以5.9万亿元稳居榜首,不过其与北上深的差距不小。

郑州:提升首位度,增强带动力

近年来,各大省会都在努力提高自身的中心度与首位度(经济总量占所在省份的比重)。记者梳理发现,有10个省份的首位度超过了30%,分别是银川、长春、西宁、哈尔滨、成都、拉萨、西安、武汉、兰州和海口,主要集中在西部地区和东北。其中银川的占比最高,达到50.6%;济南最低,只有13.3%。

首位度的高低,在某种程度上反应了省会城市对全省的带动力,当然这个占比并不是越高就越好。如前所述,一些西部省份由于自然条件所限,全省的经济总量较小,省会城市即便占比高,经济总量也不会太大;而东部一些省份,省域内人口和经济发展较为均衡,省会城市虽然占比不高,但规模仍比较大,同时由于这些省份存在双中心或者多中心,因此整体上中心城市的带动力和服务作用仍很强。

相比东部沿海地区,中西部主要是单中心模式,即省会城市是所在省域的单极核心城市。因此,省会城市强不强往往影响着所在省域的产业发展层次、产业竞争力和全省对人才等的吸引力。

因此,对中西部地区一些省域人口较多的省份来说,如果省会城市不突出,在很大程度上也制约了全省经济的发展。从首位度来看,在中西部地区,呼和浩特、南宁、南昌、郑州、太原这几个城市的首位度都不高,其中呼和浩特这一比例只有16.2%,南宁为21.2%,南昌为22.6%